医卜星相

温瑞安:

《一个不安分少年的武侠梦》

文:吴镝飞


少时的环境治安不好,70年代的小孩还都有浓重的军旅情怀,王朔当年写的故事里,比如老炮儿的年轻时候,好勇斗狠,社会普遍崇拜能征好战之斗士,然而斗士毕竟稀少,大部分都是老实巴交的弱小儿童,结伴成伙,街头儿童打架斗殴的事情常有发生,小规模斗殴靠团结,大规模械斗靠装备或领袖的名头。笔者那时候很弱小,家教也严格,属于不许欺负别人也别给家里惹祸的眼镜男,那时候,但凡有家长告状,不管青红皂白各自拉回去严加管教修理一番是常事,小孩子挨打是家常便饭。出门就是上学放学,回家后也是严加管束,周末外出都要请假,理由不充分一律不准的那种管理。大部分父母都支持子女读书,小孩间也互相借书看,从基督山伯爵到茶花女,悲惨世界,偶尔有机会拜读金庸武侠全集,那时候感觉武侠世界很精彩,很讲究规则,从内心深处产生对自由的渴望和对快意恩仇的生活的向往。一段时间周围的小伙伴们纷纷自立门派,抢地盘收小弟,以至于家长们视武侠小说如洪水猛兽,严禁子女阅读并严格限制外出。自升入高中后,一批儿时的伙伴去了中专技校也失去了联系,少时的传闻的一些风云首领,后来听到的版本和大人预测的基本接近,都是以被公安收留或外逃流浪告终。于是无奈的妥协,听大人话,听老师教导,好好准备考大学,在和平年代,要什么侠义情怀呢,今天你打赢了他,明天他打赢了你,输赢都TM要挨揍,即使今天不挨揍的将来迟早要挨公安的揍,与其迟早挨揍,还是考个好成绩早日展翅高飞,到另一个新的世界后再去考虑如何装“大尾巴狼”的人生吧。


进入天津大学后,总体来说大学还是蛮精彩的,经宿舍老司机赵兄指导,找到学校租小说的小店,一边刻苦钻研温大哥的鸿篇大著,从四大名捕,逆水寒,说英雄谁是英雄系列,一边努力参加学校社团活动,期间成功组织了数次大小活动,也结识了很多有趣的朋友比如包电影的老段,看电影没花过钱;那阵子流行滑旱冰,就结识了天津好多学校的学生领袖,一起包场开Party;大三的时候和朋友们一起玩摇滚搞音乐会,那时候邀请演出的歌手,很多现在已成明星,有人居然是现在的一线大腕。

即使这样,依然对未来懵懵懂懂,日子在一本一本书翻阅的过去,在很多次和小伙伴们的彻夜长谈中,逐渐感悟到世界观对一个人的未来是多么重要。“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侠之小者,为友为邻。”有能力的时候做点大事,没能力的时候做点好事,所以几十年过来虽经商不锱铢必较难发大财,虽搞管理不勾心斗角乐的其所,所谓好人缘,大概就是那时候刻苦阅读温大哥作品潜移默化的吧。


初次见到大哥是在高校巡回演讲中,温大哥不愧为天下温迷的偶像,既可以在台上慷慨吟诵,千人震撼;亦可在台下连续2个小时为每一位温迷签字合影,温大哥不计较来人拿的是不是正版,也不计较来人拿的是课本还是日记本,更尴尬的是有学生举着一张白纸让大哥签名留念,甚至毫无顾及的插队靠前,温大哥都一一满足且毫无怨言,仿佛置身事外热情接待,作为旁观的我越发景仰,基本就是高山仰止大音希声大象无形种种。其实这2个小时中大哥也关注了我,过后特意写了一篇文章表扬我是痴笑侠,别人无论如何,我都能一笑而过……

之后的日子里,经常询问,关心我的工作事业,鼓励我多写文章,甚至玩笑说愿意为我将来出的“哏儿都郭记者”系列写序,令我汗颜不已,区区小段子手,七拼八凑,自娱自乐,怎敢劳烦当代第一武侠文学宗师写序,羞愧不已。日子在编段子刷存在感的碎片生活中多了一分提醒,不忘初心不辜负大哥厚望。


12月28日,是中国电影乃至世界电影的里程碑,121年的历程,电影完成了无声到有声,胶片到数码,2D到3D。大量的特效科技尤其在应用在武侠奇幻题材的电影中,带来的不仅是视听上的震撼,更多的真实感和对人性内涵的挖掘。从美国到日本,从欧洲到印度,从功夫熊猫到狄仁杰探案,从唐宋元明清到春秋战国五代十国,都试图发掘着中华武侠的真正奥义,引导着全世界的学习中华武侠文学瑰宝。但是,以商业利益为导向的武侠电影,能呈现出中华武侠的侠义精神吗?

纯商业电影急功近利,当年的港台电影,射雕英雄传火了,就各类古装武打片一拥而上,粗制滥造情节雷同,最终结束了古装港台武侠巅峰的时刻,大导演名演员纷纷转向内地,近年来,商业利益驱动的现代武侠电影或是类武侠电影也难逃一样的宿命,《满城尽带黄金甲》的人海效果,带来高票房,模仿他;《阿凡达》的3D效果巨幕,带来了高票房,模仿他;《钢铁侠》高科技外装甲耳目一新,又是高票房,继续模仿他,一时间海内外的各式各样各种造型的系列英雄们,大制作大投入大特效的拯救地球,观众们在审美疲劳中,发现其实很多故事里都有中国武侠文化的影子,连变形金刚的红蜘蛛的降落都是鹞子翻身,无数武打设计里都有中国武术的造型,武侠电影,除了跟风赚钱,还有没有他的社会价值?哪一部武侠电影可以成为帮助父母教育子女的典范,哪一部电影能在看完之后再深思然后提升到日常的行为?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侠之小者,为友为邻。”每当一个局势混乱不堪的时候,总有英雄出现,当温大哥在抱拳向大家问好的时候,当温大哥在台上高呼,武侠没死的时候,我们相信,英雄回来了!上海电影集团董事长任仲伦和蓝智投资创始合伙人浦晓江共同打造新武侠电影《四大名捕系列》,这是温瑞安亲自参与制作监制的武侠作品,仿佛见到了许多年前的文化创始人先行者,这是中国武侠的希望,这是3位哲人共同为国人打造的真正的武侠电影,凝聚了大哥一生近半个世纪对武侠文学的理解、诠释,无论从人物设计情节故事编剧都要精益求精,温大哥说了,总要有人先要做一些事情的,即使失败也要做下去,不模仿不追逐,发自内心像写作一样,拍出一系列让人能像四大名捕小说一样四十年还有人念念不忘的好电影。让它成为教育子女指引青年引领社会风气的好标杆,成为海内外的赤子们身体力行的华夏文明。回忆现场的百位温迷的呼声和近百家媒体的关注的焦点人物,这是大势所趋,人心所向!温大哥,终于点燃了在坐的每一个人内心的那团火焰,在苟且谋生的丛林里,在冷漠逃避的都市中,点燃了每一个人对未来的希望,武侠没有死,中华文化的土壤里,正是武侠茁壮成长的沃土!如大哥所言,这,是最好的时代!


发布会结束的当天深夜,天南海北的温迷们齐聚大哥的房间,畅所欲言,海阔天空。其中一半居然是90后,好多从他们出生后温老师就不再更新作品啦,有人说温老师的作品当年领先了时代30年,所以现在的读者们依然怀着和我们当年一样的激情和热情,我想,这大概就是侠义精神吧,无论眼前的时代怎么变,无论未知的世界多么大,有一种坚持有一种信念,是恒久不变的,经得起时间的考验历史的检验,沉淀许多年,历久弥香~~


2016年12月31日凌晨3.45分,吴镝飞祝温大哥生日快乐


侠路相逢

—记温巨侠南京演讲

文:医卜星相

虽然已过去一段时日,但心绪仍难以平复,于是今日拿起笔,回忆起与老师的相逢。不敢说是感想与思考,且当是日记一则罢了。

小雪过后的金陵古城悄悄入冬,又连着下了几日的细雨,于是乎,温度蛰伏在零下不再抬头,空气中弥漫着寒冷的气息。就在这初冬之际,我意外的迎来了一阵暖流,温瑞安老师要来南京了!对于一个武侠迷而言,此时的激动程度不啻于“久旱逢甘露”。

接触武侠,想必许多人都是从观看武侠影视作品开始的,光怪陆离的特效画面着实吸引观者,在下也不能免俗。而真正入门,去阅读武侠,则是从温老师的《四大名捕》开始。

数年前,还是中学生的我总是囊中羞涩,所以,比起逛装潢精美的书店,我更喜欢流连于街边的书摊,说来也是机缘巧合,在某一个不起眼的旧书摊中,我意外购得《四大名捕会京师》一书。那时可谓是如获至宝,挑灯夜读,一发不可收拾的沉浸于故事中,惊叹作者的奇思妙想,情节奇峰迭起,一个个意外就像书中人物出场情况一样——乍然而至。读完全书,依旧是回念其中,咂摹余味。这便是区区晚辈和温巨侠结缘的开始。

从那以后,我便步入了温侠作品阅读季。从《神州奇侠》到《说英雄,谁是英雄》,从《白衣方振眉》到《神相李布衣》……书越读越多,对温老师的敬佩之情也越来越浓厚,深深折服于老师的文字。

而今,得知能够有幸亲眼目睹温老师的神风俊采,既是激动,又是忐忑。从影像资料中看,老师是一个极富思想,语惊四座的长者;从作品背后看,老师又是一个潇洒人生,纵情江湖的侠客。那么现实中的老师又是什么样的呢?等待老师的过程中,我不禁揣测着。

礼堂的入口有好几个,正当大家都在讨论老师会从何处入场时,我暗想,以老师的性格,他一定会“出其不意”。果不其然,不一会,老师便出现在离观众最近的入口。老师健步而行,边走边向大家鼓掌致意,并说“感谢大家,今天不是我来看你们,而是你们来看我,所以感谢大家今天来看我”。老师的幽默和健朗感染了在座的同学,大家纷纷掏出手机,记录下老师的风采,当然,鄙人也不能免俗了。

热烈的开场后,老师开始了他在南京的第一场演讲,而在我看来,这更像是一场老师的个人秀。短短几十分钟里,老师聊了许多,有他早年丰富的人生经历,有风雨漂泊的坎坷,也有潇洒不羁日子;也聊了许多自己对其他作者的武侠小说,武侠影视剧的见解。以前都是通过资料了解老师,今天听老师自己讲述过往,讲述作品,想必听者对老师自然是有了更深切的了解。期间,老师突然说不好意思,打扰大家三十秒,当我们都在讶异时,老师拿起桌上的矿泉水开始“豪饮”。饮毕,老师言道“我不喝酒,不抽烟,只有一个嗜好,就是喝水”。直率爽朗的性格让我不由得受到感染,大家纷纷鼓起掌来,为老师健康的生活习惯,为他率真的性格。

在接下来的游戏互动中,我的几首劣诗荣幸地“抛头露面”,能在老师面前秀一下尚不能登堂的作品,个中情感,实在难以言表!到了我等待许久的提问环节,我有幸上台与老师进一步接触。当老师得知我是坐了三个小时的车赶来时,邀我合影,那一刻,激动之情溢于言表,若做一个不当的比喻,就好比当年红卫兵入京见毛主席啊!问及老师最喜欢自己作品中哪一个人时,老师微微一笑说“下一个”,看来老师还会继续给我带来惊喜。但是当讨论起如今的翻拍之风时,老师也表现出深深的担忧和一丝不满,每一部作品都是老师的孩子,哗众取宠,粗制滥造的影视制作是最让老师痛心的,也是我们温迷最愤慨的事。

演讲的高潮就是老师的朗诵。一首《蒙古》在老师的演译下,精彩绝伦。时而低吟浅唱,时而疾呼紧嚎,时而轻敲鼓面,时而顿首私语,最后情到深处,情不自禁的唱了起来呢,我们这些观众此刻除了应拍鼓掌外,还能怎么表达此中情感呢!!

前台的演讲结束了,但是,后台才是我们这些温迷近一步了解老师的地方。后台等着同老师合影,等值老师签名的同学,排起了长龙。而已经达成愿望的同学依旧徘徊在休息室门口,不愿离去。而我恐怕是温迷中收获最大的,巨侠不仅赠予我一本《群侠准》漫画,欣然同意我那斗胆的请求——自拍一张合影,更是邀我“有缘江湖再会”。

武侠的精髓在于“侠”而非“武”。拳脚功夫了得,终不过是武夫,壮士,若是以武乱法就更是沦入邪门外道。但如果心中有侠义,有侠情,就算手无缚鸡之力,也可以成一代侠名。那么就需要引导这些涉世未深的“少侠”们,来培养他们的正义之心,来匡正他们的是非之心。而信息媒介下武侠小说就是摆在我们眼前的路,是传播正义侠道的不二法门,看来,当今武侠的领袖,年过花甲的温巨侠还是任重道远啊。当然老师的健康还是第一位的!